• 集團(股份)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專題報道


边疆长苦 初心长甘——记第四分局ABH项目党支部书记申玉西


發布日期:2020-11-27 信息來源:第四分局 作者:王慧 王春娟 字號:[ ] 分享

有同事說:“幽默诙諧大氣隨和,嚴愛有加剛柔並濟,是申玉西始終如一的做事風格。”

有同事說:“在生活中,他是一位貼心大哥,在工作上,他是一位敬業嚴父。”

申玉西,被新疆ABH項目的同事們稱爲“大功臣”。

新疆ABH輸水隧洞工程,是業界公認的世界上綜合施工難度最大的TBM項目之一,包含“四大三高兩強一害”即大埋深、大斷層、大水量、大變形、高地應力、高水壓、高地溫、強岩爆、強蝕變、有毒有害氣體閃爆等世界級技術難題。

“大功臣”這個稱謂可不是浪得虛名。自2016年進場以來,承擔施工的中國水電三局ABH項目黨支部在支部書記申玉西的帶領下,深入開展“紅色TBM”品牌創建活動,強管理、興科技、促進度、求質量、保安全、育人才,充分發揮“紅色引擎驅動”作用,曆經1760多個日日夜夜的艱苦奮戰 ,于2020年8月勝利完成TBM掘進任務,比原計劃提前68天,喜獲業主、監理和TBM制造商賀信!

申玉西,土生土長的陝西漢子,1985年參加工作以來,走南闖北,從一名普通的機械維修工成長爲優秀的項目管理者。

同事們告訴記者,2012年,申玉西被水電三局抽調組建遼西北HJ隧道項目,擔任公司首台TBM的工區主任,全面負責TBM4設備施工的現場管理工作。

TBM項目是水電三局在TBM施工領域中標的第一個項目,也是水電三局從傳統水電工程向長大隧道工程轉型發展最重要的窗口項目。“身爲工區主任,申玉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然而這種壓力並沒有在他的臉上顯現出來,有得只是天天在工地蹲點和不辭勞作。”終于,他的辛勤付出贏得了業主、監理、公司及分局領導的一致好評,按期完成了各個工期節點。2016年TBM4順利完成所有的掘進任務,並在洞內完成拆機。

2016年6月,申玉西又從東北轉戰西北邊陲新疆,繼續挑戰天山腳底下的TBM工程——ABH輸水隧洞工程,擔任項目黨支部書記兼生産副經理。

項目團隊雖然在東北TBM施工中總結、積累了大量的管理經驗,但在新疆面臨的是一個更加嚴峻的考驗。

初來ABH項目時,項目正處于前期進場臨建施工階段。那時,是沒有路的。“當時我們來的時候,這是一片荒蕪啊,就是一座山!”申玉西回憶道,因爲沒有路,當時所有進場人員都是從河道進入。“前期進來後,我們就帶領著施工隊伍加緊場地營區建設、基礎建設等,包括通水通電、修通道路,滿足正常施工需求,打通與外界的聯系。”其中讓他記憶猶新的是2016年5月的那場抗洪搶險場景。

ABH項目位于伊犁尼勒克縣恰奇溝,地理位置偏遠,出行道路不便。進入5月後,伊犁河谷區連續降雨和暴雨,致使河水猛漲,項目部的網絡和通信陷入癱瘓境地,外出的道路也被洪水淹沒了。申玉西現在說起當時的情景,仍舊是心有余悸。

作爲生産一線負責人和共産黨員,申玉西沖鋒在前,統籌安排設備和人員轉移。協調項目部一邊組織抗洪搶險小組制定應對方案,一邊同工人們一起冒雨前進,忙著、搶著,采取各種措施保證設備人員不出問題。“此時,即使大雨浸透了衣衫,冷得人瑟瑟發抖,即使是泥水浸透了鞋襪,粘膩得讓人難受,也都全然顧不得了”,同事說。

就這樣,在連續搶險15個小時,在一切都應對妥當,申玉西才安心避雨。災後數日修路架橋,雖然精疲力盡,申玉西卻毫無怨言。

轉眼間,來到了2016年8月,TBM前期組裝階段。TBM,全長274米,分爲主機、連接橋、後配套拖車三大部分,主機全長25米,連接橋長45米。主機部分有刀盤、主驅動、主梁和支撐推進系統。連接橋布置有鑽機和潤滑系統泵站、通風除塵系統,以及噴混系統。後配套拖車布置有電氣、液壓、泵、閥、站、櫃以及供排水等系統。大大小小的零部件多達幾萬個。像這樣構造繁瑣的設備,單組裝工作就是一道難過的坎。

由于當時TBM是屬于超大超寬設備運輸,再加上項目地處偏遠,導致TBM設備進場滯後將近2個月,項目部面臨巨大的工期壓力。

爲追趕工期,炎炎夏日,強烈的紫外線下,申玉西工作強度只增不減,同時間賽跑。他組織現場組裝人員分爲兩個班,晝夜趕工,施放電纜、清理平台等工作,他組織機關人員與現場作業員共同完成,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之下,終于按照業主要求如期完成TBM洞外組裝。

组装完成后,TBM需步进960米才能至掌子面,由于步进坡段纵坡坡比为10 %,步进难度巨大,为克服大坡度工况下的设备下滑力问题,申玉西带领项目技术骨干力量,通过大量试验,研究出了一套大坡度、长距离TBM步进工法,仅用25天就步进至掌子面,保证了TBM如期试掘进。

當然在掘進之後依然由于洞內施工環境複雜,還有諸多問題需要解決。申玉西憑借著豐富的施工經驗、娴熟的施工技術、強大的掌控力,深得現場作業人員的支持,帶領大家闖過一道道難關,一次次創造掘進紀錄,一周內連續三次創造全線最高掘進紀錄,一直奮戰于9月底。有付出就有回報,ABH項目支洞首段掘進貫通目標提前一周完成了,項目部首次獲得業主賀信一封。

“要說這最難忘的工作經曆,還得是2018年9月份TBM卡機的時候”,申玉西動容地對記者說。

2018年9月5日,受突遇性断层影响,TBM1施工至掌子面桩号k14+230段时,出露护盾拱顶处发生坍塌,塌坑高度约1.5 米。掘进至桩号k14+232至k14+233段时,TBM顶护盾压力骤增,TBM被迫停机,受塌方岩体压迫,不断下沉。9月6日凌晨,顶护盾行程传感器显示位移为0毫米,下沉量为110毫米,达到极限值,大部分侧护盾已与岩壁紧密贴合,护盾被卡,致使TBM彻底无法掘进。

“這是我們在接觸TBM施工中首次遇到因圍岩塌方導致卡機的情況”,申玉西憑借對TBM的施工經驗和專業技術,通過調整設備掘進參數,嘗試依靠TBM設備自身能力實現脫困,可往往懷揣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由于TBM護盾承受的破碎岩石壓力過大,仍未實現脫困,而且當時的滲水量極大,洞內施工人員即便身穿雨衣也遮擋不住滲水將渾身浸透。

雖然環境如此糟糕的,但在申玉西帶領下,項目技術人員依然奮鬥在一線,商議研討,積極嘗試,先後采用加密與置換大型拱架、超前注漿、人工手風鑽沿護盾上周進行掏挖等措施,仍未取得顯著效果。

這時,申玉西以老工程人獨特的敏銳力,要求技術人員對設備自帶的阿特拉斯超前鑽機進行了改造,通過超前鑽機強大的推進力和高效的鑽進速度,摒棄了由人工利用手風鑽擴挖的措施,對護盾外圍進行了掏槽施工,以解除岩石對護盾的握裹力,並對掏槽出露區域的圍岩及時進行應急噴混,以保證人員安全。

“百將一心,三軍同力”。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經過了無數次的失敗與嘗試後,隨著講機裏傳來“動了、動了”激動的高呼聲,曆經76天的艱苦奮戰,在此刻終于迎來了幸福的喜悅。

 2019年7月,洞內第一次出現有毒有害氣體閃爆,申玉西在不知情下進洞查看,發現洞壁出現火苗,且部分火苗正在燃燒,因一氧化碳濃度過高,導致呼吸困難。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申玉西依然選擇沖在前方,置生命于不顧,將前方的火源澆滅,進行設備檢查、恢複工作。

8月4日晚,ABH項目所在地突降暴雨,短時間內的強降雨迅速引發項目1號支洞無名溝發生了超標准洪水及泥石流災害。洪水灌入1號支洞,造成1號支洞箱涵及上下遊連接段全部被堆積物堵塞,並對1號支洞洞口的調度室、電工房、拌合站以及進場道路造成不同程度損毀。申玉西接到消息,立即組織洞內人員進行撤離,將洞口進行封堵,大家共同克難,經過近兩小時的努力順利截流。

“上崗要上標准崗,幹活要幹標准活”,這是申玉西經常對員工說的一句話。

嚴格管理不松手,質量標准不走樣,是申玉西長期堅持的工作原則。在施工過程中,申玉西把質量標准化管理擺在首位,視爲自己工作的一件大事來抓,時時講,處處講,早晨碰頭會上講,晚上交班會上講。在施工質量上,不管是從隧洞的成型、錨杆的打設,還是噴漿質量、隧洞的文明施工等方面,申玉西都嚴格要求員工樹立質量意識,明確質量目標,按質量標准進行施工。申玉西常說:“咱們承建的每一個工程都是我們公司的一個標志,我們要是出了質量事故,就是砸了公司的牌子。”

在抓生産的同時,申玉西始終把學習教育作爲一項事關全局的戰略性、基礎性的工作來抓,要求全體黨員幹部堅持“黨建、生産”一起抓,要有長遠發展的眼光,從光大職工的利益出發。在申玉西的謀劃下,黨支部從宏觀和微觀的結合上找准工作切入點,建立“黨員示範崗”,爲全體職工樹立榜樣,起到了模範帶頭作用;創建“黨團共創先鋒崗”、“紅色TBM”活動,使黨員帶頭,廣大職工積極參與,在艱、難、險、重的施工生産工作中,廣大黨員身先士卒,不怕髒、苦、累奮戰在生産一線;廣大黨員帶頭進行修舊利廢,節能降耗,廣大職工積極響應,對廢舊物物資進行回收,從一個螺絲釘做起,從節約一度電做起,大大減小了成本,爲公司的發展做出了貢獻。

“特別能攻關,特別能戰鬥”,申玉西以實際行動诠釋了一名新時期黨員的先鋒模範帶頭作用,被水電三局授予“勞動模範”稱號,被中國電建授予“先進工作者”稱號。

展望“紅色TBM”的未來征途,申玉西對記者說:“困難像彈簧,你強它就弱,你弱它就強,無論前方面臨什麽艱難險阻,我們都要信心百倍的解決!”

 

 






【打印】 【關閉】
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