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集團(股份)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專題報道


“地下工作者”——記水電三局新疆ABH項目優秀共産黨員武金亮


發布日期:2020-11-10 信息來源:第四分局 作者:张瑛 王慧 字號:[ ] 分享

7:00,武金亮准時醒來。簡單的洗漱和用餐後,開始一天的工作准備。

“根據周計劃和昨天的生産調度會安排,今天我們要完成洞外鋼材及拱架的運輸。李調,你帶領人員安排吊車做好洞外TBM延伸材料的裝配,高師傅,你帶領幾個人負責檢查洞內排水系統、交通、通訊等,做好技術把關。大家加把勁,注意施工安全。”簡單的分工後,一天緊張的施工工作拉開序幕。已累計從事水電事業36年的武金亮,在外人看來一心撲在工作上,生活重複而單調,每天工地--食堂--寢室三點一線,日日如此。但是對于武金亮來說,他卻不這樣認爲,“我們做水電工程的,遠離家人,大都生活都很單調,但是看著自己的工作配合著工程一天天完成,內心也是很興奮的,這裏面凝集了我們的汗水和努力,”說這些話的時候,武金亮的眼裏流露著些許幸福。可能,在他看來,單調、重複也是生活的一種色彩。

“我是一名普通的水電工人”

“我父親就是老水電人,受父親的影響,我也加入到了水電人的行列”。

1985年,18歲的武金亮第一次踏上水電征程,不曾想,這一幹就是一輩子,把整個青春都獻給了水電事業。

“1985年我剛上班那會,咱們國家還是計劃經濟時期呢,我第一次接觸的就是我們公司老基地所在的安康電站。1993年的時候進入市場經濟,我也隨著咱們局的隊伍開始轉戰其他城市。像在四川,重慶、豐都等城市,陸續幹了五個電站。期間,還有幸參加了咱們亞洲第三大電站——宜賓向家壩電站!真正接觸TBM施工工程,是在2013年。那時候接到組織調令後,我就立刻奔赴到東北。那是我首次接觸岩石盾構機,當然這也是公司的第一台TBM,就像“大熊貓”似的,天天圍著它轉,一點可不能馬虎。”

2016年5月,他又從東北轉戰西北邊陲新疆,繼續挑戰天山腳底下的TBM工程。因爲從事的工作大多在地下部分,武金亮也稱他的工作爲“地下工作”。“把我們的‘地下工作’做好,TBM的掘進運行及維護就會有一個牢固的基礎,我們的工作雖然沒有太高的技術含量,但是很重要,需要用心去做,來不得半點的麻痹大意。”武金亮說。

對于武金亮這個“地下工作者”來說,他不喜歡把自己的工作描述的很重要、很高大上,他認爲自己只是完成了公司交給的任務,自己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水電職工。

武金亮把自己定位爲一名普通的水電工人,跟他溝通,呈現他的生活狀態,可以讓人感覺到萬千普通水電工人的秉性和工作生活。

“堅守初心,幹好‘本職工作’”

作爲調度室負責人和一名老黨員,武金亮嚴格要求自己,什麽事情都要走在別人前面,工作上更是如此。“其實,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時候,真的沒有感覺到辛苦,看到自己的工作每天都在向前推進,心裏反而充滿了滿足感。”武金亮說。

2016年5月,初來ABH項目時,項目正處于前期進場臨建施工階段。那時,是沒有路的。“當時我們來的時候,這是一片荒蕪啊,就是一座山!”武金亮回憶道,“因爲沒有路,當時所有進場人員都是從河道進入。前期進來後,我們就帶領著施工隊伍加緊場地營區建設、基礎建設等,包括通水通電、修通道路,滿足正常施工需求,打通與外界的聯系。其中讓我記憶猶新的是2016年5月的那場抗洪搶險場景。”

項目部位于伊犁尼勒克縣恰奇溝,地理位置偏遠,出行道路不便。進入5月後,伊犁河谷區連續降雨和暴雨,致使河水猛漲,項目部的網絡和通信陷入癱瘓境地,外出的道路也被洪水淹沒了。“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遇見洪水。”武金亮現在說起當時的情景仍舊是心有余悸。作爲調度室負責人和共産黨員,武金亮沖鋒在前,負責設備和沿線村莊人員轉移。協調項目部組織好抗洪搶險小組後,他帶領一隊人在設備難以運行的情況下,人工擡著防洪鋼絲籠、型鋼,冒雨迅速搭建起橋梁,配合綜合隊現場焊接防洪柵欄,並人工將其投入河中。他也是和工人們一起照樣冒雨前進,忙著、搶著,采取各種措施保證設備人員不出問題。此時,即使大雨浸透了衣衫,冷得人瑟瑟發抖,即使是泥水浸透了鞋襪,粘膩得讓人難受,也都全然顧不得了。就這樣,在連續搶險15個小時,在一切都應對妥當,才安心避雨。災後數日修路架橋,雖然精疲力盡,卻毫無怨言。

轉眼間,來到了2016年8月,到了TBM前期組裝階段。TBM,它全長274米,分爲主機、連接橋、後配套拖車三大部分,主機全長25米,連接橋長45米。主機部分有刀盤、主驅動、主梁和支撐推進系統。掘進機掘進單循環行程爲1.8米,推進油缸最大推進行程爲1.9米。連接橋布置有鑽機和潤滑系統泵站、通風除塵系統,以及噴混系統。後配套拖車布置有電氣、液壓、泵、閥、站、櫃以及供排水等系統。大大小小的零部件多達幾萬個。像這樣構造繁瑣的設備,單組裝工作就是一道難過的坎。

由于當時TBM是屬于超大超寬設備運輸,再加上項目地處偏遠,導致TBM出廠發貨滯後,留給項目部組裝的時間則愈加緊張。“工期緊,TBM組裝壓力大,這是當時我們面臨的第一大難題。”武金亮說道。“當時,爲了使TBM組裝順利完成,當時在現場施工人員不足的情況下,我們在黨支部的帶領下成立了黨員突擊隊、青年突擊隊,就開始加班加點”。

要知道8月份的新疆正是日照最強烈的時候。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早上7點太陽就升起來了,晚上9點半左右,太陽才會落山,白天平均氣溫能到30-35攝氏度左右,強烈的紫外線下爲了趕工期,工作強度只增不減。“當時,爲了協調調度成千上萬個零部件,確保安裝無誤,我們都是與時間賽跑的。根本沒有地方去躲,因爲組裝的時間太緊了,都在太陽底下。當時我們很多人的皮膚都被灼傷了,臉上、手臂上的皮一層層往下掉,組裝施工還是沒有停。當時爲了平整TBM的組裝平台,在半人工半機械的條件下,我親自帶領一班人去現場平整、壓實,滿足TBM的組裝場地要求。不管刮風下雨,就在現場盯著,大幹期一個月跑壞了四雙鞋。就這樣兩個班,白天晚上24小時搞TBM的組裝,邊組裝邊調試,同步進行,一直奮戰到9月底。”

9月30日,TBM組裝如期完成,開始掘進,正常運轉,沒有滯後一天!“持續兩個月,兩個月啊,我們沒睡過一個好覺”。武金亮感歎道。

“要说这最难忘的工作经历,还得是18年9月份TBM卡机的时候”。2018年9月5日,受突遇性断层影响,TBM施工至掌子面桩号k14+230段时,出露护盾拱顶处发生坍塌,塌坑高度约1.5 米。掘进至桩号k14+232至k14+233段时,TBM顶护盾压力骤增,受塌方岩体压迫,不断下沉。9月6日凌晨,顶护盾行程传感器显示位移为0毫米,下沉量为110毫米,达到极限值,大部分侧护盾已与岩壁紧密贴合,护盾被卡,TBM彻底无法掘进。

“险情就是命令!”全体人员迅速进入TBM脱困备战状态。“那时, 我们进也不能进,退也不能退,真正处于两难的境地 。”武金亮回忆道,“那时现场施工人员由原来的2班制,加强到3班制,24小时不间断解决脱困问题。当时我主要是负责应急排水,管道铺设、清理塌方体这块。脱困高峰期每天人工装袋肩背塌方体1500到2000袋……这个时候,还有其他工作面施工互相干扰、制约,为了安全施工,我们几乎每天都在现场盯着,负责调度人员和设备,最终达到了边施工,边做应急排险设施的安装调试,极大程度上增强了工作效率,为脱困抢回了宝贵的时间。”

“就是因爲你是一個黨員,你必須起到一個帶頭作用,給普通的職工和同志們一種精神上的榜樣力量,這樣的話,才能帶領大家去克服更大的困難。”作爲一名隊長,他認爲,只有自己做的比別人快,別比人好,才可以“以技服人”、“他們才會聽我的,認同我的管理。”

“把工作做細、做好,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生活中,武金亮性格隨和,不喜歡和別人爭辯,但是工作中,武金亮卻處處較真,他不是“動動嘴”去管別人,而是自己親力親爲的把工作做好,去影響別人,他認爲,自己的工作直接影響著前方TBM的施工掘進,因此必須要做好,這是義不容辭的責任,不能討價還價。

“您好,這裏是調度室,有事請講”。這是在ABH項目生産指揮調度室聽到的最多的一句話。協調指揮,上情下達,下情上達,快速處理,這是作爲項目生産指揮調度室負責人的武金亮對自己也是對全員提出的要求。這16個字說起來簡單,做到確並不容易。

“您好,這裏是調度室,有事請講”。“好,我馬上安排電工去現場處理”。這是洞內電纜突然出現故障,急需維修。

“調度室就像大腦中樞一樣,起著‘承上啓下’的作用。洞內現場施工調度,洞外施工材料運輸調度,一刻也不能離人,必須24小時盯守。這個工作做不好,容易造成TBM掘進延誤,致使項目部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直接影響施工進度,甚至對公司名譽造成不良影響。”武金亮嚴肅地說。

在武金亮看來,他所從事的工作雖然技術含量不是很高,但要很認真,“主要是要心細,調度室往往很多時候需要及時解決生産過程中出現的各類問題,要果斷的下命令拍板子的,如果我們不經常下現場就會與生産脫鈎,造成下情上傳不到位,上情下達不貼切,協調指揮一團糟,處理起來沒頭緒。所以我們要詳細了解洞內各個施工作業面的工作流程,統籌協調各作業人員,只有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證安全施工。”

“人的工作能力有差別,但工作態度是自己決定的。”在武金亮的眼中,工作態度是一個人從事工作最重要的品格,有了好的工作態度,工作自然會做好。

“把工作做細、做好,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交流中,武师傅反复说着这句话,他认为,摆正自己的位置,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了,就是对公司最好的回报。

“最虧欠的就是家人”

談及家人,武師傅的眼裏劃過些許的水光,不知道那是不是淚水,但一定是對家庭、對親人思念的一種表達。

武金亮的父親是老水電職工,也是一名黨員。2015年的時候由于身體原因,突發心髒病。“半夜在工地上突然接到家裏的電話,我心頭一緊。第二天我就趕緊訂機票往家裏趕,可是回去的時候父親已經去世了。對我來說,這是一生的遺憾。父親非常支持我的工作,但是,作爲一個子女來說,我內心是非常愧疚的,在他去世之前都沒有和他說上一句話。”

“常年在外工作,對自己的家庭照顧比較少,尤其陪老人、孩子、妻子的時間比較少,沒有給她們足夠多的關心,感覺很對不起她們。”

武金亮從16年來到ABH項目後,連續三年春節都在項目上度過。“越是在春節時候就要越加考慮到咱們青年員工、剛來的學生啊!他們沒有離開過家鄉,就要特別先讓他們回家啊!而我作爲黨員,在生産不能停的情況下,必須做通家庭的工作啊!那麽就要舍去這個親人團聚的時間和機會了。其實我只是其中一個,我覺得這就是我們水電人的情義。”

聯想到項目上去年進行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活動,再加上今年突然爆發的疫情,武金亮感觸頗多:“我不善于表達,不太會說那些高大上的詞語,但是我認爲,作爲一名普通的工人,我的初心和使命就是擺正自己的位置,踏踏實實一步一個腳印的去做好自己的工作,爲項目的高質量履約貢獻力量,爲企業的持續發展貢獻力量。”說這些話的時候,分明可以感受到他話裏的自豪和堅決。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更多的是那些默默無聞的普通人;在工作崗位上,更多的也是那些像武金亮一樣默默奉獻的勞動者。正是這些默默奉獻的勞動者,遠離家鄉、紮根一線,無懼施工現場的酷暑高溫,任汗水流過臉頰、浸透衣衫,才能有我們工程的順利施工!

 

 

 






【打印】 【關閉】
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